所在位置:首页 > 荣道堂 > 儒学校园建设
观乎圣人,则见天地 《伟大的孔夫子——孔祥楷对话百位留学生》侧记

时间:2016-09-29 【字体:

  记者 巫少飞

外国“粉丝”与孔祥楷先生合影。巫少飞摄

来自14国孔子学院的外宾们正在认真聆听讲座。 廖峥艳 摄

  “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9月28日,孔子第75世嫡长孙孔祥楷先生作中国儒学馆开馆后的首场讲座——《伟大的孔夫子》。与会的听众有来自14个国家的孔子学院代表、国际汉语教师研修基地的中外学生等。讲座由市文广新局局长王建华主持,衢州市华茂外国语学校的老师王芸、郭志娟作翻译。

  东海西海,心理攸同

  孔祥楷这样开场白:诸位来自各国,何以至衢?那是因为衢州有个孔氏南宗家庙;庙里有一个伟人,且是一个伟大的哲人孔夫子。

  “刚才主持人介绍我,说我于儒学有很深的研究,这是不准确的。我学的是建筑,曾从事工业,我与你们一样,是一位孔夫子思想的学习者。这么多年,我在学习中领悟、体知了一些儒家思想。”孔祥楷谦虚地表示。

  “子曰:有教无类。”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

  孔祥楷背诵着《论语》,逐条疏解后,他讲道:“2500多年前,一个老人讲的话还是那么有道理啊,且这些道理不玄。但中国的政府与社会组织、自我与人伦概念,以及文化与历史建构似乎全发轫于孔夫子的心灵。”

  孔祥楷着重解释了《论语·为政》中的“子游问孝”:孔夫子以为,现在人的孝,只能养父母,但人们亦养犬马呀。故如果只养不敬重,则养父母的孝跟养犬马还有什么不同呢?

  “孝必须敬重,就如同《论语》中‘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一样。诸位虽然来自各国,人与人之间,年龄、信仰、种族都有差别,但这些道理你们也全懂并理解,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心理基础。心同理同,貌虽异,心同。”

  穿越时空

  “为什么2500多年前,一个老人讲的话,让今天的我们依然感到很有道理呢?”孔祥楷从孔子生活的时代与历史开始分析:“我们从《论语·先进》中‘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来看,孔子生活的年代已有商品经济。虽然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商品经济不发达或较为原始,可能只是用两头羊换一头猪的交易。而我们这个时代有纸币、股票;有实体店,还有虚拟店。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更为发达。但两者有着相似的经济结构,包括社会财富的分配、租佃关系等。买卖就有盈亏,交易就存在差价,这中间就有对等、公平、公正的问题。”

  孔祥楷认为,在今天,在我们被商品世界包围的时代,孔夫子强调的“信”“无欺”,讲的“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等,依然能穿越时空,依然是治愈商品社会过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遇到的道德失范、诚信问题的强力药剂。

  是谓大同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孔祥楷背诵了《礼记·大同篇》后,继续解释道:“孔子的故乡鲁国是位于华北东部地区的一个小国,当时有许多国家与周王朝有着历史、文化、家族与道德义务上的联结,鲁国是其中之一。周王朝列土分茅,这些封建主有兵权,有军事力量,互相混战不绝。到春秋初期,居然有几百个小国。在大动荡、大兼并的斗争中,孔夫子多么希望能挽救日渐衰颓的世界。可是,那些大小国君并不接受孔夫子的思想。所以,在孔子54岁那年,几乎带着绝望的心情带上少许盘缠周游列国。也就是,孔夫子讲‘和’‘中’‘信’‘公平’,在那个诸侯纷争的时代并不受欢迎。”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

  ……

  关于德行、勇气、公平、公义、仁爱,关于家庭、教育、节制、礼节等,孔子之道,如日月之经天,江河之行地。孔祥楷再引《论语》道:“孔夫子的这些思想,在战乱春秋时代并不为君主接受。可在今天,作为民主、文明的国家都能接受,许多国家自觉不自觉地都在践行着。”

  “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孔夫子虽然承认天人合一,但也要求人身承担起促成转化圆成的使命。一个美好的社会,符合最高人心的社会就是“外户而不闭”呀。“当然,在世界的今天,不但没能做到‘外户而不闭’,一些国家、地区依然处在动荡、战乱中,希望孔夫子能护佑他们。”孔祥楷这样希望着。孔祥楷用他简而文、温而理的话为大家作了一堂生动的讲座,并与大家一起分享了他在体知儒学中的精神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