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谭》文化使者

时间:2014-05-19 【字体:

  2007年11月,省长吕祖善陪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来家庙。谒拜后,在大中堂喝茶。省长说:“你的茶叶很好。”我笑着回答:“好什么?最多三十元一斤。”

  “那这么好喝?”

  “省长,我们衢州的自来水好,比杭州的好多了。我们的自来水,就像农夫山泉。”

  “这道理对。”……大家谈的,都是一些轻松的话题。省长也很爱吃我们的小茶点。这茶点,衢州人叫“茶食”,有一食品店专门给我们加工,每斤多加八元钱的芝麻,做得很精致,而且每次都用新油炸制。我给它起了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虫草酥”,因它的形状如冬虫夏草。这种百姓日常消闲食品,大领导难得吃到,大家吃得很开心。客人们的话题很宽泛,谈到优秀传统思想的弘扬,谈到在校园里普及中华民族传统精神,谈到我们的祭祀。突然,省长说:“老孔,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他一面喝茶,一边说:“你们每年邀请世界各国十来家孔子学院院长参加你们的纪念典礼,你们的知名度不就走向国际了吗?”

  听省长这么一说,我思忖,一家两位,十家就二十位,每位客人费用五万,二十人就一百万!这笔钱谁给我?所以当时我既不敢说行,也不敢说不行,心里在打鼓,面有难色。正在犹豫那一刻,可能省长发觉了我的为难。他接着说:“这是有意义的。这点费用由省财政厅给你们好了。”啊!我真应了四个字:喜出望外。

  通过各方请示、联络,终于在2008年第一次请来首批外国孔子学院领导。五年来,共有三十多个国家129位客人来访,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逐年的接待,形成了我们接待外宾的流程。

  参加大典。纪念、祭祀祖先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特殊活动。外国朋友都抱着神圣的好奇心而来,不断向翻译打听:怎么着装?有什么礼节?我们对先哲的祭祀肯定不同于欧洲、拉丁美洲各民族。所以,大典前一天,客人们还要到现场熟悉中国人的躹躬礼,以及如何献花篮等仪程。为增加国际友人的参与度,我们还请客人代表在祭祀典礼上用汉语诵读《论语》章句。他们在诵读稿上用他们的母语,用汉语拼音注上音标,反复练习。有一年,韩国忠南大学校长宋容浩先生诵读。他用韩语的音色,用生硬的汉语,带着虔诚的心情诵读,效果极好。

 

(图一)

  每年祭典结束,都会在花园大中堂开一个座谈会,主要是谈古老中国的儒家学说,谈今天我们实践的传统思想普及工作,仔细回答客人们关于孔子学院教学中的问题。因此,我们与很多外国朋友结下友谊,并为市里有关部门联络成友好关系,展开专业的学习平台。

  参观学校。每年来访的外国朋友总有二十来位。我们将客人分成三至四个小组,带他们到中学和小学参观,与学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所参观的学校各有特色。有的学校学生速写、素描有特长,学生们请外国客人坐定,给他们画像。有的学校学生书法、国画有特长,当场写字作画送给客人。有一次,好像乌克兰的一位女院长,把写字的小学生抱起来直亲吻,称赞中国小学生聪明。有的学校操场活动较好,学生们就与外国朋友即时体育比赛。外国大概很少有踢毽子活动,看到中国学生踢毽子很感兴趣,机灵的学生就把鸡毛毽子送给客人。这就是今天活跃的中国学生的校园生活。外国朋友回去会介绍中国的校园文化的。

(图二)

  欣赏民俗。向外国朋友介绍我们的民风民俗是很重要的事情。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地域、民族的影响很深。我们每年都领客人参观邵永丰麻饼厂,看麻饼制作过程。还有邵永丰古色古香的厂房,烤制麻饼的师傅竹匾中九十块麻饼一齐翻转的高超手艺。大家品尝香甜的麻饼,喝着清香的开化绿茶,那滋味,肯定比咖啡饼干好多了。我是这样认为的,但各国人的品味不一样。

  还有一个不可少的项目:请客人们欣赏地方戏婺剧。在天妃宫老戏台上演出,用中国人的传统形式看戏。演的都是折子戏,唱腔尽量少一点,选取武功戏多一些,当然还有变脸一类的技巧戏,看得外国朋友口呆目瞪。后来,西班牙的朋友,还将我们的婺剧团请到巴塞罗那演出呢。

  中外文化交流是国与国之间了解的重要手段。我们和外国朋友商量,每人要写三篇短文:第一篇,初见衢州。第二篇,再识衢州。第三篇回国后寄来:“访衢印象”。

  通过以上活动,我们确确实实做到了坐在家里充任“文化使者”的角色。有一次去杭州开会遇到省长。他问我:“老孔,那个怎么样?”我知道他指的是邀请孔子学院领导访衢一事。我回答说:“省长,超乎我们的预想。”

  孔祥楷 文(发表于衢州日报2014年5月19日三版 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