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谭》下班了

时间:2014-03-31 【字体:

  矿山作业,无论凿岩、采矿、地质探矿、放炮出碴,各工种都很艰苦,都很累。八点上班,一般中午十一点半在作业点吃保健餐。餐后抓紧完成当天任务。正常作业下午四点下班。但井下工人抓紧完成当天任务的,一般都在下午两点下班,而地表作业工人都在下午四点下班。所以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休闲广场很热闹,大多在打扑克,输了的往脸上贴纸条。有时我路过,工人们会喊:矿长,来一把!但是我不敢,我打不过他们。还有些工人围坐在一起划拳:“两家好”、“六六顺”地喊,输了喝一小杯白酒,看热闹的人比参赛的人多,边看热闹边起哄……

  零点班和四点班的工人,清早起来大多在逛有限得很的小市场。市场上都是附近农民出售自己生产的一些蔬菜、水果、鸡蛋、柴火一类的日常生活用品,数量很少。那时凭票供肉,每人每月一斤,所以供销社每天要杀猪。河北农村杀猪的方式很奇特:先用大木棍往猪脑瓜上猛击一棍子,那猪立刻被击昏倒地,随即在猪的右脚上开个小口子,用打气筒打气,把活猪吹得滚圆后,用屠刀放血,再放入大锅内褪毛、开膛。所以每天清晨时倒是一景观。很多不上白班的工人都闲着没事,去看供销社杀猪便成为很多人的一件乐事。一大早成群结伴:“看供销社杀猪去!”

  划拳、贴纸条、看杀猪!那么大一个工矿企业,作业实行三班倒,正常一个班500人,还有近千人休息时间干什么?如果企业不提供相关条件,那么他们只有划拳贴纸条看杀猪了!能怪他们吗?

  我把党委宣传部、矿工会、矿团委找来,研究矿工们的业余生活,安排活动内容、活动方式,落实组织者与牵头单位。一时间,各类职工业余文化活动开展起来,团委组织各类爱好者小组,有摄影、美术、文学等,工会组织皮影戏社,这是冀东老百姓最爱看的地方戏,有很多工人和农村的人都会唱,至于水平就另当别论了。宣传部安排每日清晨斯特劳斯的10分钟音乐会,还组织各工区、各车间的篮球赛。每周一、三、五都有安排。每天晚饭后,小孩、老人早早拿了小板凳到露天球场占位子。球技可想而知,说也奇怪,有时球技差的工人自己比赛反而更好看,球员大家都熟悉,观众喊着球员的绰号:“二愣子,加油!”、“猪头脸,加油!”周末有皮影戏、威风锣鼓。我自己负责组织铜管乐队,基本队员都是院校毕业的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在校时有一定基础。通过大半年训练,演奏起来还像模像样的。

  除了自己组织活动外,每年也请大城市的专业歌舞团来矿演出。为此,我还去过首唱《我爱你,中国!》的女高音歌唱家叶佩英的家。她有感于我的真诚——一个山沟里的矿长竟会邀请正式歌舞团去演出。为此,她组织到北京民盟艺术家,以北京歌舞剧团为主要演员的演出团到矿山演出,让矿工们除了自己给自己热闹外,也知道外面更大的文化舞台。很多人没有机会走出去看,请进来也是个好办法。

  为了扩大眼界,我问俱乐部电影放映员,能不能放一场立体电影?他说片子租得到,但是要戴特别的眼镜。我说那就租,让工人们知道电影中的火车从头上开过去是什么感觉。

  通过那么多的文化生活活动,让更多的矿工爱上其中一二,也让大家知道文化生活中除了有皮影戏、扭身歌、跑旱船之外,还有更多的艺术品种。当然,这些都是玩,但是玩要玩正经的,玩出个样子,把视野从山沟扩大到外面世界去。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业余时间。我与总工程师商量,创办一份技术性杂志,取名为《金山角》,因为矿区最高的山峰名为“金顶山”,所以用了这个名字。首期出版时,当年的冶金部长戚元靖同志给题了词。这本期刊虽是内部刊物,但规定矿内工程技术人员、技术工人的技术职称的进级,必须以这本期刊的文章论文为准。每篇专业性文章都有一位高级工程师审稿,有专业评判小组做出专业评定。有关矿山合理化建议、小改小革的技术性文章,也在这杂志上刊登。而且规定技术员、工程师每年投稿数量,并按国家正式技术刊物稿费标准发放稿费。一时间,钻研生产各环节技术问题的人多了,也有一些文章转变为改革课题,为矿山技术革新起到了推动作用。

  有一次,分管教育的副矿长告诉我,我矿职工脱产培训计划没完成,在全国黄金教育会上被批评。那种培训,是从生产岗位抽调一定比例的人数到上级指定学校进行技术培训,而需要培训的人往往都是生产上很难离岗的人,所以形成需要培训的人无法学习,把在一些辅助岗位上不需要培训的送去顶数。这种培训有什么用?我在矿长办公会上提出一个建议:开展全员培训。大家都同意。办法规定:每星期四晚上,全矿什么活动也不搞,从六点半到八点半全矿暂停一切活动,连矿区自己的闭路电视也关掉,不上班的人都学习。记得当时成立了27个专业58个班,干什么学什么。二十多个专业、五十多个班,每班一名教授、两名助教,教材自己写,每年一次考试,不及格者暂停奖金,每三个月补考一次,及格了恢复奖金。那时,每星期四晚上,路上行人也没有,矿领导们负责到处查岗。这样做真有效,很多操作工能画出本岗位的相关工艺流程图,这种进步真难于想象。

  广大员工需要文化艺术,也需要科技专业知识。这一切急不得,是慢功夫。诗人杜甫说“润物细无声”,要靠水滴石穿的特殊毅力。

  一次,矿区路边两位工人在聊天:“早晨广播里的一个叫什么劳斯的人,那歌蛮好听的。”呀,原来他也爱听斯特劳斯的音乐,那可是每年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啊!他们可能还不知道“那个叫什么劳斯的”是世界顶级音乐家!

  但是,会知道的。

  孔祥楷 文(发表于衢州日报2014年3月31日三版 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