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谭》管理企业

时间:2014-03-24 【字体:

  1986年10月,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上级任命我担任矿长。上级是怎样考虑的我不知道,但一个非矿山专业的人当矿长,难度可想而知。好在我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矿山工作,在基层工作了二十多年时间,平时和各专业工程技术人员很熟,与干部、工人相处也很融洽,矿山生产中的事情,困难不会太大。那么,作为企业第一负责人,工作的切入点在哪里呢? 

  我不断听取各方面意见。大家都很真诚谈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除了日常工作之外,我时刻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这样过了三个月,眼看春节临近。每逢附近农村集市(农历每月逢七是集市日),矿区大路广场显得热闹非常,大家都在备年货。矿山处在燕山山脉深处,离市区一百多公里。矿山职工的生活相当不方便。一次,我凑着和他们逛集市时,突然想到两个字:生活。 

  经与班子成员商量,从抓生活入手。一座远离城市的矿山,有一千五百多名单身职工和五百多名双职工。小小深山沟集居两三千人,生活确实很不方便,烧的煤,住的炕,吃的猪肉,青菜极少……日常生活可想而知。家里来了客人,就得求货车司机到外面捎带一些时令蔬菜,所以那时货车司机很吃香。我决定从菜篮子入手解决这件事。每户设一菜卡,服务公司按时公布4-6种蔬菜名称,各户下班前把订菜卡投入“订菜箱”,行政处晚上汇总后,第二天一早派车外出采购,下午分到每户菜篮,下班各自取回,两天一次,菜钱月底统一结算,皆大欢喜。 

  吃的问题解决了,烧的怎么办?当时各家都烧煤,很不方便。冬天要取暖,烧炕还行;夏天都烧老乡卖的松树枝,松树枝变成了紧俏物资。逐年平房拆改楼房,家家户户通了暖气,但做饭用煤还是个大问题。于是,下决心在一个无人居住的深山沟,修建了一座储量30吨液化天然气的罐站。那个时代,小城市用液化气也很少,这样给住矿的双职工解决了燃料问题。并规定住农村的单职工每人一年四罐,集中送到乡所在地,再由自己运回家。实际上,农家院一罐液化气能用小半年,他们烧炕、煮猪食,都用大柴灶,而且农村可烧的东西多的是。很多职工是图面子,一打开煤气灶开关,炒菜做饭都行。同一个村里在外上班的人很多,只有我们矿上职工有煤气罐,多光彩,多有面子!当年连开滦煤矿职工也没这玩意。那时液化气供应要凭指标,我们没有,只好到处托人走门子。一罐液化气多少钱?二元四角整。为什么?那是当时北京居民的供应价。我当然知道,没有指标来的液化气价格肯定要高得多。有人问:“上面查起来怎么办?”我回答说:“我们在穷山老林为国家钻矿洞挖黄金,享受一份北京居民的价格不为过吧!真检查起来再说。” 

  当年流行一句话:先生产后生活。那是特殊时期的一种高尚精神,但大工业生产,生活总不能都这样永远下去吧!况且建矿初期我们也这么艰苦过,到我任矿长时,我已经是第八任矿长了。类似这样的事实行了很多,比如提升井下工人保健标准,建立井下工人在职疗养制度。井下工人平日正常上班,下班后集中住宿,伙食待遇很高,不要钱,每期半月。类似蔬菜、液化气的事做得多了,省公司发话了:这小子抓生活真有点猛了! 

  其实我心里自有划算,我谋着生活问题基本理顺,职工主要生活困难解决之后,我要开始抓生产指标。生产副矿长出了个主意,那时每天派出50机台(矿山的术语),每个机台需9个人,能不能减去1个半人?我们开始密谋此事。那年快元旦了,让办公室买了很多高级糖、高级香烟,把几个工区的领导请来开一个座谈会。他们哪见过这阵势?“巧克力”三个字听说过,没见过,更没吃过!大家都很高兴。会议进行到大半时,我说:“计划处开始安排明年生产了,现在跟大家商量个事,生活上很多事矿里能办的已办了不少,现在要在生产定额上下功夫,先从井下开始,能不能把每个机台定员由9个人减到7个半人?”这一下就炸开锅了!几乎要打起来。争了一小会,有位年龄稍大的区长说话了:“你们上当了吧?啥时候你们见矿长好糖好烟招待你们!这个坎是过也得过,不过也得过了。依我看,由着他吧,这也是对矿里有好处的事,大家紧把手,替矿长分担点困难。我反正同意了。”他一转身,将剩下的糖和香烟往衣服里一撸。区长们一见这景象都学着样,将自己面前桌上的糖和烟打扫一空,嚷着:“由着矿长!散会了!” 

  劳动定额是工业企业的头等大事。那年代还没有计件工资,只有在劳动定额上做文章。从各主要生产工序入手,一直到辅助生产车间,全面提高劳动定额。有相当一段时间,各工区、车间就怕矿长找谈话,那肯定是提高定额、降低人工消耗。但提高定额,必须有可行性,我在全矿职工全面降低生产成本的大会上说过一句话:“反正汽车加自来水是没法开的,但是怎么省油,是能做得到的。一位老驾驶员给我介绍节油办法:少拐弯路,匀速前进,尽量少踩刹车,不就省油了吗!”会后工人们议论说:“矿长真能算计!” 

  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做好各方面准备,比如机械化、使用节能设备、选用优质原材料等等。当然,解决好职工的生活问题是头等大事。我想起过土地革命年代的一句话:打土豪分田地。分田地是涉及千千万万农民利益,打土豪是建立人民政权的首要任务。只有将革命事业与个人利益统一起来,我们的事业才能向前。这大约也是我认准“解决生活问题再促进生产”的发展思路之所在吧。 

  上篇文章讲了“企业管理”是具体的、专业的。而大工业运行中肯定存在“管理企业”这个责任。管理企业是一种大思路、大谋划,如果用战争述语来说,企业管理是战术,而管理企业应当是战略了。 

  企业是如此,事业机关也是如此。生产部门是如此,服务部门也是如此。有很多人集合的部门,都存在着一个管理问题。我记起当年冶金部长和我说的一句话:小孔,只要公款不往自己袋里装,什么问题都好说。实际上,他肯定了我由抓生活入手,推动企业发展的做法。

  孔祥楷 文(发表于衢州日报2014年3月24日三版 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