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谭》又回来了

时间:2014-03-17 【字体:

  编者按:

  还是在春天。时隔一年,《文化漫谭》又回来了。

  一年前,孔子第75世嫡长孙孔祥楷先生用一年时间,在本周刊开设专栏,与广大读者分享了他对各种文艺形式的深透理解和领悟心得。那洋洋50篇,洒洒9万言,深入浅出,举重若轻,可嚼、可品、可重温。

  在当时最后一篇专栏文章《敬畏生活》中,孔先生自称写《文化漫谭》是钻进了一个“美丽的圈套”。他还说,“如果有人再设下一个圈套,我会钻吗?会!只要那圈套更美丽,只要设圈套的人更狡黠。”一句当时的看似笑谈,如今竟然成真了。那么,孔先生旧题重拾,会跟我们“谭什么”呢?

  对此,编者只能说,不便“剧透”,敬请广大读者耐心期待。

  理·管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我国社会经济生活中只有公有制的国营经济。社会主义嘛,那时自称“社会主义国家领袖”的苏联共产党规定,世界各国能够自称为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三个特征。一、公有制。二、计划经济。三、按劳付酬。所以,当年的苏联虽然商店有商品出售,但没有商业部,这在理论上也讲不通。三中全会之后,在中国大地上,苏共规定的“社会主义”特征开始变化,首先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后出现了“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承认了商品,接着就是市场问题,一直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在我们往往就直说“市场经济”了。接着是“多种经济成分”,出现了合资企业、外资企业,又出现了私人经济。出现“个私企业”,提出并鼓励依靠诚实劳动致富。外资、合资或个私企业的出现,紧跟着出现了一个词:“企业管理”。因为这类性质企业的管理模式与国营企业的管理模式截然不同。国营企业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身份是一样的——“企业主人翁”,而那三类企业的出现,就有了老板和雇员身份的区别。当时社会上出现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词:“炒鱿鱼”。在国营企业里,哪位厂长敢“炒”一个员工的“鱿鱼”?在非公企业里,这就不是新鲜事了。接着出现“跳槽”等等的现象。这一切都源于企业进入市场,追求企业效益、利润的最大化。一个当时大家不太熟悉的名词“企业管理”出现了。

  把企业管理解释为“管”与“理”两件事,有人管没人理,是当年一些国营企业。有人管就理,没人管就不理,是好一点的国企。不论有没有人管,每个人主动完成他该做的工作,这就是私人企业了。一个企业数千人,分工明确,职责清楚,有专业计划就可以指挥企业正常运转。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是解决被管者能主动“理”你。剩下的就是“管”的事。任何企业说到底是投入与产出。投入1产出1是不赔不赚,投入1产出1以下就是赔。投入1产出1以上就是赚。

  一时间,社会上开始有各类企业管理培训班,有很多大学成立了管理专业甚至管理系,现代化管理成为时髦词。当“管”与“理”的关系理顺之后,就要解决如何“管”的问题了。

  那么,怎么“管”呢?这之中实际上是两件事,即企业管理和管理企业。

  先讲企业管理。这是具体的管理、专业的管理,总的说这一性质的管理可以划分为三件事。一、成本管理。二、生产管理。三、生活管理。企业活动中所产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归入到这三件事中间去,有些事也可能与其中两类管理有关,比方说安全管理。生产中有安全问题、生活问题,如食物中毒就是生活管理中的事情。再比如设备管理,既涉及正常生产问题,也涉及成本管理。如果要求各类设备百分之百正常运转,不存在设备带病作业,那就要更换很多机械或更换很多配件,大量的更新就会涉及生产成本,于是就要看设备的重要性和它的毛病的严重程度。所以我在设备管理中提出,设备的完好率能达到85%就可以了,一些小毛病次要部位先对付着用。1989年,我曾经在芬兰参观一座矿山浮选厂。那厂房内的地面上电动机上都沉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这在我们国内的生产厂房是不允许的。我提出这个问题,而芬兰厂方却说,这么一点灰又不影响生产正常动转,这既可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又可让工人干一些别的工作,如果觉得可以减少一个人,那就从作业环节上省下一个人。原来他们这样理解的。而我们往往要求设备擦干净,见本色。

  前面讲到这样的管理是具体的、专业的,要布置各岗位制订出切实可行的管理办法。有的企业各专业的管理制度一大叠,实际上有用的只是一点点,而且往往靠一个专业岗位也办不到,比如说财务管理中要算出当天的生产成本,说来要求合理,但靠财务处根本做不到。当时我在黄金矿当矿长。我协调选矿场、供销处、财务处等几部门,事情很简单,今天生产了多少金子、花了多少钱,就这么回事,因为大工业生产,各个工作环节很复杂。如果是个人卖豆腐就好办了,买了多少豆子,用多少燃料,做成豆腐用多少辅助材料钱,卖豆腐收回多少钱,一加一减,得出今天赚了多少钱,只是一两个人的事,而要算出今天生产1两黄金花了多少成本,那事情就复杂多了。这里不说了,如果你有兴趣来找我,我详细给你说说。企业性质千差万别,道理就是这一个。所以说企业管理是具体的、专业的,生产、成本、生活三件事。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我曾经实行过一种我们自己创造的价格成本管理法:上一个作业生产产品,工长给矿长,矿长再卖给下一道生产工序,价格通过目标成本决定,如此往下一直到产出黄金卖给银行。而银行的价格我说了不算。矿山最后生产黄金的全部成本一定要比银行的价格低,低得越多,矿山的经济效益越好。那是在计划经济年代,银行的黄金收购价每小两48元。每年利润约在三千万元左右,我们矿山一年自留利润达一千四百多万元,那可是1988年的时候呀!换算到今天,矿山一年有多少自留利润啊!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去算了。一句话,企业各个环节管理要做到精细、严格、合理。

  孔祥楷 文(发表于衢州日报2014年3月17日三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