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捕捉感觉

时间:2013-03-11 【字体:

  唐人卢延让《苦吟》诗云:“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为得诗中一妙字,竟如此费神。古人云:“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诗词创作之艰难可窥一斑。然而不尽然,我们不是常见诗歌会上,一支烟的功夫,多少诗已跃然纸上?作曲也如此!有时谱一首曲,耗费几日十几日;要是应景之作,也是一会儿的事。

  一年春节,正值休在家,一位好友要我为他的一位唱高音的朋友写首歌,指名是李白的《蜀道难》。我的天!《蜀道难》共394字,我曾经想写过,只因难度太大放下了。这次没办法,反正也是休假闲暇。光对诗本身的理解、分析、结构,我就用了十来天。当然这个过程中偶尔也跃出过一闪的旋律,我都一一记录下来,但都不去展开。春节过了,交往拜访过去之后,再静下来进入创作状态。

  诗人的长诗,结构是清楚的。第一部分是写蜀道的气势,开篇就是“噫吁嚱,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第二部分是对蜀道艰险的具体描写:“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这一部分很长,几乎是全诗的五分之三。第三部分是总结:“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全诗洋洋洒洒300来字,在古代,崇山峻岭就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长诗的结构分析只是作曲的起始,这种分析文学成分多一点,分析过程多多少少会有旋律元素的萌芽,但这还不是音乐创作。通过长诗结构分析,我确定了音乐旋律的基调应该是低沉的、缓慢叙述诉情的,还是以鸣奏曲模式的写法为好。这时,才进入写音乐的苦难旅程。我经常楞坐至夜阑人静,一张大白纸上涂满零零碎碎的乐句。我有一个自己作曲的习惯,先根据对诗词的感觉决定一个基本节奏,再凭自己理解的诗意环境决定一个起动音,调一般都是选用降E调。这几点说不出什么道理,只是一个习惯而已。反正白天晚上都没事,脑海里总在萦回《蜀道难》。这首长诗倒很熟悉了。不知哪一夜,在看电视5频道足球赛时,突然冒出一句: 。我如获至宝,赶紧关掉电视,顺着这个旋律往下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或者说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一气写出一大段音乐:

  这一长段音乐写完就没有动过。第二天,我才发现这只是整个音乐的序,是一个大过门。

  这竟成为我的一个作曲经验。当你对诗词的意境有较深的感悟之后,你可先把诗词意境用合适的音乐表现出来,而这段音乐还真不一定是未来的主歌,就像前面说的是个序。之后,我还碰上一件相同的事,有位男低音歌唱家要我为他写一支适合他唱的歌,我问他写什么?他说李白的《静夜思》行不行?我稍忖了一下便答应了。谱这首曲倒没费太多时间,原因是诗境太熟悉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首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为尽可能准确理解诗意,我查了一些资料,如何谓“床”?很多“大家”的理解是按照日本人说的;堂堂中国人读中国诗家的作品,竟要去按日本人的解释,又是“出口转内销”。我还是以自己的体会为准:那是一个天还稍热,而室外较凉爽的季节,有一种可移动的卧具,古代叫“榻”,放在院子里,诗人纳凉时触景生情,于是有之后3句诗。我不断进入诗境,认准夜深人静,四周静默,触景生情,浮想联翩的这一意境。于是流淌出以下音乐:

  这段音乐过后,才开始写主歌。我开始把调在降E=1,这把男低音难坏了,后来又改为F=1。

  感受生活,把感觉到的生活转变为声音,把这声音记录下来,这就是“作曲”。

  刀越磨越快,曲越写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