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独览梅花

时间:2013-03-11 【字体:

  主持家庙工作后,有很多老行当重新提到日程上来了,譬如“晚会”,就是一项既新又老的工作。毕竟,我有很多年没操办过这一类事了。

  为文化延伸拓展的需要,我们成立了很多“内设机构”,如诗社、摄影社、篆刻社、话剧社、《论语》普及社等等。其中还有“演出社”,这个社是为晚会服务的,没有固定成员,由很多爱好者自愿支持。声乐阵容比较强,为了演出曲目不与他人雷同,便想自己写些歌曲。

  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爆发,央视记者在伊拉克前线实况报道。连天炮火让人喘不过气,战火中百姓顷刻间失去家园,流离失所……我蜷卧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打仗,那可是真炮真弹真轰炸呀!不是好莱坞大片!直播结束已是半夜,睡意全无。我坐到书房里,想写首主题为和平、母爱的歌词,叙述春雨中燕妈妈为刚出生的小燕子觅食的故事。歌词写好了,伊拉克那边又打起来了。我又看电视直播。直播结束已是凌晨,睡什么呀?我一鼓作气,把刚写好的歌词谱上曲,正好是上班时间。一首女声独唱的叙事曲就这样完成了,曲名《雨燕》。整整10年了,现在还在唱。每次晚会上演唱时,主持人总这样说:“春天时,燕妈妈……”其实在我心中,是海湾战争起的头。

图一

图二

  这支歌很长,连词加曲,不到5个小时就完成了。还有首《大同颂》,词是《礼记》中的《大同篇》,一共107个字。我思索,试写,前前后后用了大半年时间。《大同篇》是篇好文章,是孔夫子“大同世界”思想的完整阐述。我总在找文章中的节奏、韵律,我总是失望,主要是我对文章的思想认识不深,找不到文章的气势。从2003年深秋,折腾到2004年初夏,我对文章结构、思想的认识,都有所提高,那段时间脑海里总萦回这件事,总在文章气势中结构旋转。我随身带1张白纸和1支铅笔,似乎冥冥之中意识到这首曲快成了。一个清晨,我早早来到孔园咏春亭,四周静寂,脑子里突然冒出1个旋律,我急忙掏出纸笔记录下来。

  我粗略看了一遍,就叠好放入衣袋。我意识到快成功了,但我不敢写下去,怕过于感性。第二天,我一人在办公室,仔细回忆那句旋律后,把头天清晨的草稿打开,连读几遍,成了!我才依据这旋律往下写,一气呵成。这就是后来每年祭孔典礼上最后全体合唱的《大同颂》。

  当然,作曲并没有那么可怕。为写《大同颂》,我说用了小半年时间并不确切,认真地说,是被“憋”了很长时间,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一句话,难入其门,总在门外转来转去寻觅。觅什么呢?求索旋律。

  求索旋律并把它用他人认识的方式记录下来,就是作曲。记录方式有很多,现行用的有五线谱,还有数字谱,俗称简谱。我国民间还有工尺谱,还有一种文字谱,这大概时间要更早了,是一句诗:“独览梅花扫腊雪”,正好是1、2、3、4、5、6、7七个音。譬如歌曲《东方红》的五线谱记成(见下图1),而数字谱是(见下图2), 而文字谱可写成“扫扫腊览”。用什么方式记录是个工具问题,关键是你能把你对生活的感受用别人能读懂的方式记下来。

  关于作曲,有几个最基本的要领必须掌握。首先是1首曲子的音域,也就是从这首曲的最低音到最高音一共有几个音。音越少,则曲也越难写。譬如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从低到高一共8个音。著名少儿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共9个音。音域再窄也少不了8个音。这类音域窄的曲子不好写,因为可用音少,变化的余地小。反过来音窄歌唱相对容易一些,所以大众歌曲一般音域在十二、十三个音。大家都爱唱的《打靶归来》是8个音。相反,艺术歌曲、抒情歌曲音域会宽一些,往往在15至17个音。我写的《雨燕》就有15个音。此外,男低音的歌比女声的歌会少一两个音。不过,这些都是相对而言,主要应服从旋律发展的需要。

  其次是定调。这事简单,1支歌写好了,你看一下,最高是什么音,是“5”还是“6”,还是什么音。独唱曲的最高音要唱到钢琴键盘上的“C”位置。如声音条件好的,还可上半个音或一个音。大众歌曲最高音到降E就差不多了。

  会记谱,会控制音域,能确定一个合适的调,剩下是写歌了。就是这些事,弄到一起叫作曲。这些都是技术问题,容易学会的。作曲更为关键的是你怎么把自己对生活,对景物的感觉转化为声音,这是艺术。所难之事在后面,不要急,慢慢学。

  “独览梅花扫腊雪”,多富有诗意啊!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3年2月25日3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