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理性音乐

时间:2013-02-06 【字体:

  学算术学全了加法,就像喜欢音乐首先由感官接受音乐一样,是基础,是初步。如在这个基础上多懂点,再深入一点,就像学会算术再学乘法一样,提升一步。也就是由感官喜欢音乐到理性理解音乐。音乐将会给你带去更多的愉悦。

  标题音乐或无标题音乐是篇幅较大的音乐作品,演奏的乐队编制就相对大一些,所以首先对乐队的组成要有了解。

  管弦乐队分西洋管弦乐队和民族管弦乐队,无论哪类管弦乐队,按声部分,都有高音乐器、中音乐器、低音乐器,还有打击乐器。按照乐器的音色分类,则有弦乐器、铜管乐器和木管乐器。西洋管弦乐与民族管弦乐都有这些种类的乐器,名目品种繁多,比如二胡类,就有高音二胡、板胡、中音二胡、低音二胡。提琴类就有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还有低音提琴(有一人多高,站着演奏的),无法一一介绍,最好你能看相关的光盘了解。有些少见的乐器,可专门找人询问,比如西洋乐器中的“巴松”,又称英国管,是一种木管乐器。一般人都认识“黑管”,但有一种与黑管很相似的乐器,叫双簧管,此二者只是吹奏哨口不一样。双簧管的吹哨口与民乐中的唢呐很相似。不光要知道各类乐器,还要了解每种乐器的音色与在乐队中的主要性能。比如描写恐怖场面,一般长号要起作用,描写辽阔优美的环境,圆号就会吹响,等等。有很多乐器音色相近,但作用又不尽相同,比如竖琴、双簧管与圆号等等。你可以在看光盘时反复看反复听,由简单到复杂,去熟悉它们,VCD光盘是学习的好工具。当然,有机会看交响乐团演出,那再好不过了。了解乐器很重要,只有靠熟悉、积累到一定程度,当你听一段乐曲演奏时,你可以大致分析出它是由哪几种乐器组成的,当然,这不太容易,但也不太难。

  知道乐器的个性与乐队的组成与对音乐作品的欣赏本应交叉进行。关于乐队演奏,《论语》中有一章是这样说的:“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意思是,孔子对鲁国的乐官谈音乐演奏,说奏乐的道理是可以知道的,开始时音乐和谐协调热烈,乐曲开展以后乐曲美好,节奏明晰又连绵不断,一直到乐曲终了。这是2560年前的人谈乐曲演奏,字面的意思如上,但详细的论述不知,因为《五经》中的《乐经》轶传,毕竟2000多年了。但无论是什么时代的音乐,它的组成,它的结构,基本还是一样的。就如写文章一样,“起·承转·合”(请原谅我把“承、转”合在了一起)三个部分。“起”是动机,原因,音乐术语是旋律;第二部分是把第一部分的旋律承转下来,或进行发展,这部分是音乐容量最大的部分。最后把第一部分与第二部分的主题汇总融合、结论,这就是合的部分。这三个部分也可称为呈示部分、发展部分和再现部分。

  学习欣赏管弦作品,最好从听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起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几乎家喻户晓。 这个旋律人人都会哼两句。这是越剧“梁祝”的主旋律,作曲家依据这段典型旋律,按照奏鸣曲式创作了一部小提琴协奏曲。“奏鸣曲”式就是我前面讲的分三个部分:呈示部、发展部、再现部。

  协奏曲“梁祝”开始与结尾,也就是呈示部分与再现部分就是上曲,只是乐器的组成、和声、调式节奏等等按作曲手法加以变化,乐曲的发展部是“梁祝”曲的主要部分,分别描写了求学、结识、学习、十八相送、楼台会、逼婚、化蝶等几个故事。这之中,作曲家以小提琴演奏祝英台的音乐形象,以大提琴塑造梁山伯的形象。音乐的奇妙就在于同样是那些旋律,而以不同的配器,不同的演奏方法,产生的意境、效果会有那么大的差别。在“求学”时,音乐有幸福欢快的感觉。而在“楼台会”中竟变为极度忧伤,如泣如诉。“逼婚”的那段音乐,由沉重的低音弦乐为主,描绘出封建的包办婚姻不允许反抗的强大力量,小提琴的音乐形象几乎湮没于其中。有一份音乐介绍资料,把不到半个小时的梁祝协奏曲讲得具体得无法再具体,从几分几秒到几分几秒描写什么,一段一段叙述。我倒不主张那样欣赏音乐,我主张对音乐演奏手法有一个基本了解后,由自己去感觉音乐表演的故事意境,这方能感悟音乐的本身。如果像看连环画似的去听音乐,实际上你已失去音乐对你的震撼了。

  从聆听“梁祝”开始,你会一步一步走进音乐的深处,就如你在学会加法的基础上学会乘法。作为一名业余音乐爱好者,到这一步也就可以了,何况真正学会理性理解音乐作品也非易事。所以,初学交响乐欣赏最好从标题音乐作品开始,比如“梁祝”。再如听斯美塔纳的《沃尔塔瓦河》,此曲是讲一条条河由山涧小溪汇集成大河,最后浩浩荡荡流入大海的过程。对于这类曲目,尽可能看一些音乐家的创作背景资料,以方便欣赏。至于无标题音乐,我自己也很生疏,反正听好了,不要轻易看他人的分析材料。多听,自己想象,慢慢地你就会喜欢这抽象的艺术了。

  最后,不得不提及欣赏音乐再深一步,即以音乐理论分析音乐作品,就如在学数学,学会加法后又学会乘法,再深一步就以积分的方法学数学一样。讲句实话,读了那么多数学书,而在工作后,我只用过加法与乘法,“积分”我根本没用过。所以,欣赏音乐,从感情开始,慢慢学会理性理解音乐作品,作为一名业余音乐爱好者,已经很好了。让人耽心的是一些“大家”们用些音乐理论把我们大家弄晕了!吓得你不敢走近音乐。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3年2月4日3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