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埋伏

时间:2013-01-23 【字体:

  “伏笔”技巧,对于中短篇小说尤为重要。长篇小说因为篇幅多,对于人物的塑造、情节的展开可以很从容,而且读者本来就有慢慢阅读的心理准备。中短篇就不一样了,在有限的篇幅中,要塑造人物,要展开事件。这之中,怎样能够引导读者往下看,就要看小说人的功力了。所以,伏笔的设置技巧,对中短篇小说作者来说,值得探讨学习。

  生活中原本就存在着很多意外、奇遇等事情,把这一类意外、奇遇结构到小说中,以它来形成伏笔,对于中短篇小说的可读性和吸引读者当然大有裨益。那么,怎样掌握伏笔技巧呢?也就是怎么把这类“意外”和“奇遇”埋藏到小说中去呢?

  所谓“伏笔”,是指一件事情有开始有结果,无论从开始写起还是由结果写起,作者有意只提个头,不讲清楚,让其埋伏下去。实际上,讲清了也就无所谓伏笔了,有意让读者去想知道“怎么回事?”伏笔的埋藏可深些,长久些;也可埋藏浅一些,时间短一些。有部话剧《黎明前的枪声》。一开始是黎明时分,两个人,一人举枪,另一人徒手,似有反抗动作。突然,“叭、叭”两声枪响,那人应声倒地,一片寂静。作者故意把笔拖延一下,写些别的事,耽搁了些时间。突然,被击毙的人站起来了!原来,他俩是在排戏。这也算是短短的伏笔吧。伏笔也可埋设得很长。《云雪庵》中开篇时有一份加急电报“静云师姑病危见电速回”。谁发的?一张汇款单附言:“有人托我给你寄钱,让你回家过年。祝一路平安!”谁寄的?一直到小说结束也没讲明白。但读者在小说结尾时心里已清楚了,是静雪师姑发的电报、寄的钱。伏笔埋设得好,小说读起来就有味道,写起来也有意思。

  “伏笔”的选取要有利于人物刻划、塑造。《云雪庵》中师太是个阴险、自私、假信佛的人。她害死了她的师姐,夺取了《云雪庵》的主持位置。她监守自盗了颂经堂的金佛像,设计谋嫁祸于小尼姑妙素,并将妙素除名,金佛像失窃一事不了了之,谜底一直到她死后才揭晓,原来金佛像是师太自盗。最后,好心的静雪师姑决定把金佛像与师太随葬,圆了她的心愿。这条伏笔揭晓后,师太是什么样子的人,无需太多笔墨,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静雪是个很现实的人,她的出家完全是出于对家庭包办婚姻的反抗。她对佛门一切不是出于信仰,而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她对佛只是一种学说上的理解,她那时是复旦大学物理系的学生。出家后她曾幽会过大学时的恋人,被小阿明偶尔碰上,一个小孩很简单就被哄骗过去了;但斋房内留下一个成年男人的气味却无法躲过静云师姑的洞察,且窗台上还有一个大脚印记。这个伏笔埋下了,多少年后,师太圆寂,静云师姑还是劝静雪还俗,嫁给她大学时代的恋人,对外界只说去邻县一座庵堂当主持去了。小说中,静雪师姑还起到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小说中刻划的静雪师姑是尊重佛门的一个人。小说从她出家始,就埋下了静雪师姑对佛门的态度。当然,刻划静雪师姑还有很多情节、故事、描写和语言、行为等,但她幽会恋人的伏笔,确实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伏笔的设计应该与人物生活相称,要合情合理。用在张三身上的伏笔,不能装到李四身上,要与小说的情节吻合,要与人物性格相称,做到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这就是伏笔的诱人之处。《T庄》一开篇就写到一个退休后在家务农种地的老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居然卖给矿招待所中华烟和茅台酒。这伏笔往下一埋,不得不让人打上几个问号:老汉哪来这种高档消费品?他为什么要卖这些东西?读者能对这伏笔无动于衷吗?伏笔揭晓了,原来这些高档消费品是那些走出山沟奔向更大战场的冀东地下党人,与他当年“蹲在一棵栗子树下打日本鬼子”的战友给他捎来的。这不正是伏笔的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吗?

  小说需要伏笔。伏笔的写作能引起人们阅读的兴趣,但伏笔要符合人物性格,要能推动主题深化发展。今天我再重看我的几个中篇,觉得有些伏笔写得不够细腻,不够巧妙,比方说《云雪庵》中那份“静云师姑病危见电速回”的电报,若放在小说卷首就更好了,就更精彩了。好文章是改出来的,好小说也是改出来的。

  伏笔可以设计、结构,但伏笔必需合情合理,入情入理。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3年1月21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