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凝固与流淌

时间:2013-01-23 【字体:

  现在很多准妈妈十分重视“胎教”,让腹中孩子听音乐、与腹中胎儿对话等,反正有益无害。你们是否重视孩童的启蒙教育?你的孩子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唱的第一首歌是什么?我这里说的读与唱,是指给孩子留下十分深的印象,以至于能影响他未来审美观的艺术作品。我看的第一本书是《聊斋》,虽然那时连书中一半字也不认识。缘于一位单身邻居,每晚我总缠着他给我讲故事,天天讲他也烦了,就把一本《聊斋》丢给我,要我自己看。我就这样生吞活剥地读完《聊斋》。我背的第一本书是《成语小词典》,由“一网打尽”开始背,大人们只管检查不问意思。让我学的第一首歌是《送别》。之后,才知道这首歌是李叔同大师填词,曲谱是美国一位作曲家写的,曲名是《梦见家和母亲》。(见曲一)学唱这首歌时我才小学二年级,这首歌可能是那时的流行歌曲吧。

  这首歌深深地烙在我人生的音乐记忆中,它肯定对我童年之后的音乐智慧的开拓产生了无形的、不可取代的、永恒的作用。

  关于“启蒙首品”,包括音乐、书、画等等,对一个人的影响,至今尚未见有专门论著,但肯定是存在的。比方小时犯错,大人就打你屁股,其原理是让你深刻记住不可再犯,犯错了屁股就要挨板子,这就叫深刻记忆。还是回到李叔同大师的《送别》吧。现在分析起来,大师的词绝对境深情切,而美国人奥德威的曲子流畅情长,短短几段乐句,并无华丽造作,就似一条涓涓小溪在秀丽山间永远流淌。这同时也说明了“启蒙首品”必须是绝对优秀之品。

  那个时代不像现在空气中弥漫着各式音乐,鱼龙混杂。60多年前,一曲《送别》仿佛如仙乐融于我的灵魂之中。高中时文娱活动多了一些,我还担任过班里的文娱委员,为活动的需要练熟了简谱。之后,考上西安建筑工程学院。因学建筑工程,倒与音乐走得更近了。这是因为建筑被称为是凝固的音乐。

  上了5年大学,接触了4年半音乐。由吹长号开始到指挥铜管乐队,到指挥学生管弦乐队,当小歌剧导演,当话剧导演,七七八八地瞎混,混成了一个十三八搭,成了一个样样懂样样松的课余音乐爱好者。期间,关于音乐,我曾拜访陕西歌剧院的指挥。他说的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印象深刻。他说,乐曲就像中国人的对联一样,有上下联,有横批。上联:生意兴隆通四海,下联:财源茂盛达三江。而横批就该是主题了。他还列举《东方红》的例子: 是上联的话,下联肯定是 ,好的音乐的下联应有惟一性,而上联就应该是乐曲的旋律了。这旋律架稳了,就是基础,往下技巧与艺术并重了。这一切,我就是在凝固的音乐学习中得到的。

  大学毕业了,大约有十多年时间是政治运动。我也没闲着,在宣传队当副领队,还拉手风琴。这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这段时间听了不少著名乐曲,如大合唱舞剧《鱼美人》、《祖国颂》,还有一首大合唱《森林呀,绿色的海洋》,现在找不到了。社会气氛稍稍宽松一些时,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面世了,市面上开始有胶木或塑料制作的每分钟33转的唱片卖了。那时工资低,就自己制作电唱机,自己制作音箱。现在有个名词叫“发烧友”,那时候我在欣赏无标题音乐上,也够“发烧”的了。

  “四人帮”倒台了。随着政治气氛的改善,社会艺术氛围也宽松了。1980年春夏之交,一位朋友考上留美学生。在为他举行送行午宴时,收音机(那时还没有电视机)里突然播“应河北×××矿孔祥楷同志的要求,我们特选播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播音员介绍这首交响曲是作曲家在奥地利避暑胜地活特湖畔的一个小村落创作的。这是一部温暖而明亮,充满奥地利乡间风情的作品,首场演出由作曲家本人指挥。一番简单介绍后,播音员说:因时间关系,只播该交响曲的第四乐章活泼的快板……”哇!我大为震惊!我的音乐欣赏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自参加工作之后,我整整扒了22年图板做建筑设计,工业建筑、民用建筑、特种结构建筑都做。这期间,似乎我亦从未离开过音乐。我总在音乐的凝固与流动中穿行。再之后,我走上领导岗位,工作担子重了,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音乐的偏好,而且我有权力,在工作需要的情况下,推动大家的音乐活动。在矿山时我组建过铜管乐队,在大学我创办过铜管乐队。今天,我在家庙的工作人员中,又在推动铜管乐,而且做得更扎实了。

  我是在凝固的音乐中学会了流淌,遗憾的是,当我的音乐流淌起来的时候,我没办法再让它凝固了。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3年1月14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