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奇妙的“七”

时间:2013-01-10 【字体:

  很多民族对数字有着一种图腾式的膜拜,比方说有的民族喜欢“13”,而有的民族忌讳“13”。华人世界忌讳“4”,台湾地区电梯不显示第“4”层和第“14”层,那是因为“4”与“死”谐音之故;“8”,因为与“发”财谐音,而偏爱“8”这个数字。有钱人的汽车牌号为“9999”,是因这“9”与“久”字谐音。那些偏爱与忌讳都是谐音之故,没有太多规律性的理由。关于“7”,既无人忌讳也无人偏爱,而这个数字,存在着很多奇妙之处。

  有种玩具叫“七巧板”,7块形状不同的木板,可拼成各种图案。民间有个传说“七仙女”,是很美丽的神话故事,说的是玉皇大帝的7个女儿中的一个嫁给凡间农民董永的故事。还有“七月七”鹊桥会等。这些都是中华民族流传下来与“7”有关的美好习俗与故事。其实,世界上也有很多与“7”有关的事。一周7天,是古代巴比伦人创立的制度,奉日、月、金、木、水、火、土为神,依次供奉,一轮7日,君士坦丁大帝定其为1周。除了人为制定的规矩之外,自然界也有很多与“7”有关的现象,如北斗七星、可见光由红橙黄绿蓝靛紫7种颜色组合而成。动物界的生命孕育也与“7”相关,如母鸡4个“7”天孵出小鸡、兔子受孕4个“7”天生出小兔、母猪受孕9个“7”天生下小猪,老虎是15个“7”天生小虎仔,民间说人是十月怀胎,其实生小孩是280天,即40个“7”天……这不会是偶然的吧!

  这么多的神话故事或民间习俗,或是生命孕育,以至天文现象,都与“7”有关联,有什么自然法则一类的原因?不知道。我还要介绍一项与“7”关系极大的事情——音乐。所有音乐都是由“哆来咪发梭拉西哆”,即1、2、3、4、5、6、7这几个数字组成,加以高低、长短的变化,比万花筒还要万花筒地组成了世界上所有的音乐。曾有位傻“数学家”想用排列组合的方法推算,这7个数到底能创作出多少乐曲,他失败了。因为音乐不是呆板事物的集合,音乐是人们以乐曲的方式来记叙对生活的感受,而感受是无法计算的。

  人类由类人猿进化到智能人时代,是先有语言还是先有音乐?我认为应该是先有音乐。动物包括智能人,在兴奋时或发怒时或伤痛时所发出的声音完全不同,而这种感觉自然流露出的声音,就是音乐。清晨时分的鸟鸣,夏夜田野的蛙声,草原旷野的狼嗥……这不都是原生态的音乐吗?由此推测,人类进入智能时代,在语言没有形成时,人与人之间交流靠声音,每每狩猎成功,应该是用愉快的声音来抒发感情。这么推想,音乐早于语言是有道理的,只是那种音乐是原始的、自然流淌的。

  当人类各民族有了自己的语言后,在语言的作用下,音乐当然有了理性化的提高与前进。并逐步地形成了有各个民族特色、地域特色的音乐,以至到十六七世纪之后形成了有世界共识的音乐,即地球人都爱听的音乐。如柴可夫斯基的作品、施特劳斯的作品,再之后有了华彦钧先生的《二泉映月》,等等。这音乐已经是超越语言、超越肤色的人类共同艺术了。

  不言而喻,语言是人际交流最重要的工具,但语言也有苍白的时候,比如人们愤怒的时候,哪怕用万众的口号来表达愤慨的情绪,也不足以表述。还有什么语言方式?没有了。声嘶力竭是最后力量的表达。

  怎么办?这就要用音乐来补充了,比如《大刀进行曲》。人们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再如,人们在失去亲人的极度悲哀时,语言不足以表达哀伤悲痛,于是就有了哭丧这种形式,或者奏响丧葬哀乐。今天我们听到的哀乐,就是由湖南民歌《小寡妇上坟》改编而成的。所以,当人们感情极致的时候,语言表达就显得苍白了,这时就要借助音乐的力量来表达这一类的感情。当然,除悲愤、哀伤外,人们兴奋时,也会借助音乐,比如欢庆解放的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为什么?这之中有一个大道理,即音乐可以重复,甚至无限次地重复,而语言不行。大家都看过鲁迅先生的小说《祥林嫂》,祥林嫂的孩子被狼叼去之后,她整天就讲着一句话:“我真傻,只知道春天会有狼,哪能知道冬天也会……”祥林嫂逢人便说同一句话,说多了,大家都说祥林嫂精神病了,其实她并没有,只是悲痛。如果把这句话配上曲,情况就不一样了,甚至有人会学唱。有次讲音乐课,我为这段话配上曲(见下图)请了位女高音试唱,大家反映很好。

  这就是魅力无穷的音乐。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3年1月7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