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专访

时间:2012-12-31 【字体:

  “专访”对新闻人来说,是很要功底的专业能力。我没有写过专访,但我被访得多了,所以对怎样做专访反倒有些体会,就像病生多了,也会看病一样,多病成医就是这个道理。当我被访时,有时心里经常会替记者着急。访到该问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很重要,也不好回答,而记者自己却跑题了。我真替他惋惜。当然,我也不能提示他:“为什么不问这个问题了呢?”

  不管报社记者还是电视台电台记者、网络记者,都应该有专访写作的锻炼。

  专访无非一是访人,二是访事。其实访事也是访人,通过一位或多位当事人的采访、专题报道一件事。我侧重讲人物专访。

  首先要明确访什么。必须在专访之前有充分准备,包括相关材料、被访者背景情况等等。没有这项工作,那就如同你在街上问路一样,你的专访肯定事倍功半。充分的访前准备,对“专访”太重要了。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你方可理出专访的主线及相关问题,并列出专访提纲、推敲访问题等等。这都是很细致很重要的案头工作。2009年春末夏初,市政府办公室来电话,说领导的一位记者朋友要到家庙参观,要我接待,领导因有会不过来了。我与记者在孔园落座,春意盎然,清茗一盏,东南西北地聊着,谈一些事,也讨论一些事,似乎漫无边际,也似乎漫无目的。他有一个很小的采访本,但很少见他记什么,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中午吃饭时才知道是领导请这位记者先生来采访我的。我问:“那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一下?”领导说:“这有差别吗?”那次采访就这样结束了,之后一直没有动静。我也渐渐淡忘这件事了。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到了那年9月,接到记者先生的一个电话,说是要我的照片。我请办公室电传过去几张,回话说要一张在大成殿前行走的照片。于是临时拍了1张,回话说很好,并告诉我月底见报。他写的是什么?多大的文章?我一概不知道。

  9月底,专访见报了,整整一个版面,在“人物”专栏刊登。我仔细读了一遍,文中采用的话确实是我说的,具体事件也无大的出入。他是怎么写出来的?有藏着的录音工具?现在只有猜想了。这位记者后来和我也很熟悉,但我始终没有问他这件事。高手出笔有高手的高明之处。我见过的记者多了,但这样的高手并不多见。

  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记者采访前的准备一定十分充分,背景材料搜集不会少的。他也可能找过一些熟悉我的人聊过。这一切,经他组织形成了采访提纲,他所需要的只是直面于我,以对我的直接感觉丰富他的文字。现在回想起来,他所想知道的问题、事情,已经融入到他看似漫无边际的询问之中了。

  资历较浅的记者往往有两件事做得不够,而这两件事正是专访的“命门”。一是访前没有充分准备,当然也无所谓采访提纲了;即使有提纲,也只是“通用提纲”,没有针对性。二是不善于提问。

  关于采访前的准备,我已经讲了不少了,只想补充说,在准备阶段你应该对尚未形成的专访文章,有一个初步的结构设计,这样采访过程中目的性、针对性就会更强一些;毕竟采访是一次完成的,几乎没有听说过还有再补充采访一次的做法。所以你必须珍惜采访时间,离题过远的事就不要提问了。

  关于提问,应该是记者的基本功。单刀直入提问可以,迂回提问也可以,而后者更显巧妙。怕就怕用答案来提问。比如,被采访者荣获了一项重大奖励。记者问:“先生,这次您得了一个大奖,一定很高兴吧?”得奖,高兴是一件事,高兴是得奖的当然结果,而记者偏偏把高兴一事作为问题。你让被访者怎么回答?遇上这一类的采访真让人哭笑不得。其实这之中可问的事情有的是,比如:工作过程中你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又是怎样克服那些困难的?这一类问题可使被访者答来有兴趣。产生这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记者本人定位不清。记者采访某人不只是记者本人的兴趣,要明白更多的是读你文章的读者对哪些问题感兴趣。当然,记者的兴趣与受众的兴趣应该是一致的,但作为记者,你要是把受众放在采访思考中,这不更好吗?

  最后是要注意“专访”的一些细节。一是对被访者的称呼。专访与新闻稿不一样,新闻稿可直呼文中当事人姓名,但专访总该有个尊重关系、长幼关系吧!有些刚入道的记者,往往更多注意到与被采访者的“平等”关系,不愿仰视。如果你有机会采访沙翁或托翁,以仰视的角度有何不可?其实,对有一定影响的被采访者直呼其名,连“先生“两字也不用,实质你已经在“俯视”被采访者了。其次,一些细枝末节的事也应该注意:如,你若用录音设备,最好征求被采访者的意见;在采访进程中,你注意力要集中,眼神不要游离;你或坐或站,姿势要端庄,等等。这些虽是小节,或许成败也在于此了。举个例说,一个夏天,一位记者采访我,他光脚穿一双凉鞋,脚趾甲又长又脏又黑,整个采访过程令我不断恶心。所以,一位成熟的记者方方面面都要注意。 “专访”难,但亦不难。记者先生,有人接受你的“专访”,已经是给你尊重了。那么,你还有什么理由草率呢?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2月31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