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听错一句话,学会一门艺术

时间:2012-12-13 【字体:

  写篇散文或小说,画张“松鹤延年”,这些艺术行为不易,但还可勉强应承。如果塑一尊3米多高的雕塑,你敢承接吗?不敢!是的,一般人都不敢,我也不敢主动承接。2007年10月中下旬,当时的分管副市长在电话中对我说:“和你商量个事,打算塑一座放置露天的孔夫子像,逐批送给市内各中小学。”往下的话,不知他没说清楚还是我没听清楚。我迟疑地回答:“好的。”

  接着开始准备。我和负责美工的同志说了这件事。他说:“不敢!”他是攻学连环画的。我告诉他不要怕,先看看书,学习大型雕塑的美术过程和所需材料,我们边干边学。他硬着头皮听从我的布置。我嘱咐说:“整个过程你可看书,查资料;不明白,有困难,找我,不要找别人。”理由是做得好或不好,都是我们自己的。我接着说,“成功了,功劳全归你,大胆干!”我心里感觉,整个过程不会有太难的地方。

  首先,根据所塑的对象先创作一个小稿。小稿基本形态要准确,细部可以粗一些,要充分研究小稿与所塑对象之间的关联度,并不断观察,不断修改。小稿很重要,未来创作的成品,将由此放大而成。小稿还有一个重要作用,是大型雕塑骨架要按照小稿来构型。大型雕塑的骨架要根据最终作品体量决定,有一些主要承力部分要以钢材焊接,有直有弯,位置一定要准确。此事对未来雕塑稳固太重要了。

  骨架牢固地完成之后,要在骨架上缠绕麻绳或草绳。如果是永久性的泥塑,一定要用麻绳,为以后上泥胎用。完成牢固构架后,敷泥要干一层再上一层。当时用的泥是瓷厂要来的,质量绝对好,塑性很强,又很细腻。整个骨架上完泥,就如一个人有了骨骼和肉一样。由远处以想象的眼光看,似乎一尊塑像已矗立在面前。这时,要决定体态的准确,如果需要修改调整还来得及。

  我们塑造的是吴道子所绘的孔夫子佩剑像,把平面作品变成立体塑像,有一个二维到三维的转换。塑像本身高3.5米,干活时要搭高架,工作人员上上下下,加之那年冬季多雨又下雪,大家的辛苦可想而知。

  泥胎完成了,那几日太阳甚好,干裂部分一一补平,接下来的工作是细活了。塑像最后呈现给观众的全部,包括衣着、裸露的皮肤,我决定塑像头部最后创作。在院子的工作场地,我放了一把椅子、一只茶几,每天不知要坐多少次,端详前面的塑像初稿(见左上图)。那些日子来参观的人很多,指指点点,评评品品。一次,一位领导来,他倒很体谅我们工作,说:“我知道你们这里会听到很多意见,但记住,要以孔先生说的为准。”这话使我明白,我的担子很重。

  有人跟我说,工作进行到这程度,如请一位雕塑师来指导,他往那里一坐说上两三个毛病,就是1200元钱。我笑笑:“这钱好赚也难赚。”真是这样,在进行到头部细雕时,我已看出问题,但我没说。我让他们细看再细看,都说看不出毛病。我把放大的画片挂在架上按比例对照观察。我告诉他们爬上去量眼珠之间的尺寸,结果按比例算下来确实大了15毫米。15毫米是很小的数,但两眼珠之间这么一点数,对头部来说,就不是小数了。

  下雨遮着,晴天湿布盖着,1000多公斤的塑泥堆上去。整个工作,骨架10天,底座1个月,基本成型两个多月,完稿半月,前前后后都是我们自己干,算下来足足5个月时间。因为是初次,用时长了点;但作为业余作者,做这么一件庞大的艺术工程,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很多工具也不齐全,我们是做一点琢磨一点的。

  2008年仲春的一个下午,我打电话给布置我任务的副市长,请他看看。他到院子里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你们自己做的?”我说:“不是你交待的吗?”他说:“嗨!当时我是想请你管一管这件事,如招标、投标、质量、价格等。”

  真不知是他没说请楚还是我没听清楚。

  也好,一场误会敲开了雕塑艺术之门。之后,我们又为南宗孔氏家庙恩官祠塑了6尊宋、元、明、清有恩于孔氏南宗家庙官员的泥塑,用时也就短多了(见右上图)。天很热,创作人员要求装台电扇,我说装台空调也不过分。有次,当时的市委书记来孔氏南宗家庙,我请他到恩官祠看看。他边看边问:“你们找谁做的?”我说:“我们自己做的呀!”最后,他认真地说:“雕塑家的面纱就这样被你们撕掉了。”他还说要给我们奖励。

  我问做具体工作的小伙子:“奖你什么?”他说了句:“奖励我已经拿到了。”我不解他的意思。他说:“先生授我以渔而不是授我鱼。”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2月10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