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众人拾柴火焰高

时间:2012-11-30 【字体:

  2009年,我萌发了一个想法:把南宗家庙的整体,包括孔府和花园,以画、书、诗、印手段描绘成长卷。当我把想法与朋友们谈起时,大家都说好。但又都说这么大的工作量,无从下手,也难觅高手担纲。我一再思考,并与友人商量,最后想定集中本市的绘画、书法、篆刻、诗词爱好者集体创作。

  最初总体规划,按家庙、孔府、花园3个部分左右平拉开,并根据现场速写,以大成殿为中轴线,算出合适的比例,最后确定画幅为高1.8米,宽18.6米。在确定画面时,这么多的建筑物从透视原理上讲有一个建筑物透视消失点的问题,因为是左右平拉开,为尽量能保持视觉真实,只能以中轴延长深处设一消失点,而以孔府为中心一直到花园,另设一透视消失点。两个消失点尽可能靠近,因为大大小小30来座建筑,近5000平方米,占地20亩,再加之集体作画,还要给诗词书写和钤印处留白,这一切都在总体筹划时需要仔细考虑的。

  为此,我请来本专栏木刻作者、时任市美协主席的王集法商量。我们在炭画纸上按四分之一的比例,先用炭笔勾勒出每栋建筑在画面上的范围及透视线,形成“方案稿”。这“方案稿”也有近5米长。然后,组织一些画师在“方案稿”上反复推敲,修订。这一工作费时两个月,转眼就是初夏时节。要知道,到这时“长卷”尚无点墨,未来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

  接下来按分割的区块,总共邀请本市15位画家统一交待任务,请他们自己先对自己的画区写生。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游人要不要入画?考虑到家庙范围内建筑物鳞次栉比,古树名木随处皆是,画好这些,画面足够满了,再加之长卷的目的不是渲染游人如织。于是,决定游人一律不入画。这样,可以开笔了。

  谁第一个落笔?我点名王集法。他问我为什么他先画,我说了我的理由,他只好允应了。这是因为他善于工笔,画技上乘。他落笔后,其他画师按照他的风格,整个画面就容易协调,如有的画家擅长写意,那也只能勉为其难一律以工笔画为风格。说起来真有点不讲理,画师们义务出工出力,我却要先审他们所画内容的写生,免不了还要指指点点。好在画师们通情达理,任我这个半外行提要求,一再修改。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整个长卷的画面风格要尽可能一致,对于集体创作,此事尤为重要。只有基本统一风格,长卷总体看来才能流畅,在两个透视消失点的紧靠部分,才不会有生硬感。以后的事实说明这项要求是合理的,可行的。

  长卷工程浩大,落笔的书家、画家30多人,其中任何一位的错笔,都将是无法弥补的缺憾。所以,落笔之前一再核对,并用炭笔轻轻先描轮廓,大家都万分小心,因为每人一部分,尤其到后来,一个人出错,会累及所有人的工作,更何况两米高的宣纸就那么一点点,还是热心人赠送的。整个过程应该说圆满,只有一位书家写错了位置。诗词写错位置,其实本无大碍,可他偏偏又在另一位置重新写了一次,好在统稿时,一位画家以大树浓荫将它盖过去了,方遮他人之目。所以,集体创作,尤其是有规定画什么的情况下,一定要严格把握每位书家、画家的落笔。

  2009年夏天开始,连着9个月,真的有点忙。作画、写字都安排好计划,有些作者还要从县里赶来。这要做好计划,掌握作画的顺序。诗词先完成,诗作书写位置虽有规划,但书写须在画师完工之后。最后钤印。

  最后一件大事是我的,要用楷书在卷首写199个字的《序》。这可难倒我了。我不是写楷书的人,但也只好加紧练。我于2010年春节后写上序言,全卷封笔,大功告成。

  参与创作《孔氏南宗家庙赋》的画家16人、书家19人、篆刻家6人、诗家22人,历时9个月完成宏图。一幅长卷的创作,集合了如此之多的艺术家、文学家,最大年龄者八十有二,最小的年方十二,不由使人想起“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成语。众人拾柴也要有规矩,拾什么柴,添加顺序,柴堆架空方能使烈火熊熊。稍有不当,可能压灭火堆。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1月26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