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拼”画

时间:2012-11-19 【字体:

  有一次,我拜访中学时的一位同学,闲聊间,他的孙子拿出一幅画要我给画题个名。这小孩也就十来岁,我问他题什么名?他用稚嫩而老成的口气说:“请爷爷题‘花开富贵’行吗?”我仔细端详画面,四尺对开,画面上牡丹盛放,绿叶翠亮,下方还有一古色花瓶。“你画的?”我问。孩子颇为自信地说:“当然!”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有如此画功。构图、着色、浓淡,都相当不错。我同学也满意地说:“瞎画、瞎画,不过也跟老师学了4年多了。”我真担心我那笔字配不上孩子的画,但也只得落笔写下“花开少年”。对于国画,我不敢说“通”,但大致的好差还是能够辨别的。题完字,我对孩子说:“你能不能把牵牛花给我画下来?”同学家小天井里种了好几盆红白相间的牵牛花。孩子看看那盛开的牵牛花,看看我,又看看他的爷爷。他使劲地咬着嘴唇,缓缓地摇头,轻声地说:“爷爷,没学过。”我看这孩子也没有了刚才得意的神态,忙说:“算了,算了。这牡丹已经画得很不错了。”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少儿美术辅导班,专教孩子画画。我没有去参观过,估计是教孩子专画某一物品,或花草,或山水,或江河流水的笔法、技巧。这种教法没有什么不好,也是前人经验的传授。有一本著名的画书,清人编的《芥子园画传》,学中国画的人没有不读此书的。书中详细介绍山水人物、花鸟虫草、崖树山石的各种画技。这是前人作画的经验汇总,需要学习,临摹,但以此为惟一的参照,就有些失之偏颇了。我曾见过一幅画,名为《桂林山水》,后来知道此君画那画时并没有去过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他是临摹他人的作品。我们也经常见到某某人的一幅画,价值不菲,爱好者竞相收藏,其实这也是作者凭臆想而画的,山水桥亭,只是作者名气太大而已。

  把各种单体的画技拼凑在一起,集合于一幅画中,再按臆想起个画名,这是一种作画方法。国画如此,其实其他画种也有这么做的,前提是拼装所用的各种“零件”要有较高的技艺。假如以为这是学画的全部,那就错了。殊不知大师们的临山临水临景的写生作品可以车载!

  美术是一种比较宽容的艺术,你可以在你的画中绘上一座小桥,小桥上有位拄杖的老者;你可以在你的画中描绘一条远方山间流淌来的江溪,溪上有位撒网的渔夫,或江畔一位钓翁;你可以在你的画中画上嶙峋的山崖、怪异的石头等等。而这些画的局部,或是我讲的那些“零件”,你似乎在他人的或古人的画作中见过,或相似或相同,只是景色稍有区别,他是春末,你是秋初而已。而这,在文学作品中就不允许了,虽然环境一样,但你整段抄他人的作品,是决不允许的,说得不好听一点,叫剽窃。而绘画却在局部上允许。但允许归允许,毕竟不是好事。怎么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呢?

  学画伊始,老师们会教你一些各类人物景色的画法,比如竹叶是介字形,古松是干笔画法,浓淡色点两圆块,再加几细笔就成为活生生的小鸡雏,等等。对于初学者这么传授是对的,但是学画者不可就此止步,就像我开始说的画,那小孩子只会画“花开富贵”而不会画天井花盆中的牵牛花。

  我听我的一位朋友讲了一件真事。这位朋友曾经帮助过他的一位朋友。那位朋友在走投无路时找到他,朋友问他想做什么,那人说想学画画。他就很认真地资助他,借钱给他,请他吃饭,帮他开画展。此君的画,我曾看过。他画的马,后腿关节是画反了的,我没有说。后来此君去杭州了,再后来不知去哪儿了。期间,与我那位朋友没有一点联系。几年后才知道此君已“北漂”,而且混得不错,在北京买了房买了车。我的朋友向我讲了这个故事,他讲到最后一句时,竟瞪大了眼,张着嘴。我宽慰我的朋友,说了一句:“胜造七级浮屠。”我暗暗思忖:当画家竟这般容易!?

  怎么办?初步画法学会一二之后,应该走出家门到户外去,到大自然中去,去面对真实的环境,去写生。我认识的一位画家,在春天里,一大早就来到孔府花园,对着盛开的紫藤花写生。我开玩笑对他说:“你还干这个?”他笑笑说:“这个本事要学一辈子哩!”

  最后说一点,现在很多人,不是去自然环境里写生,而是用手机拍照,回去对照片作画。现在照相工具太普及了,这样虽然省事,但这与抄别人作品无异。真想学点本事,还是拿起速写本,至大自然的怀抱中去写生吧!因为这么做,你面对的是生命。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1月5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