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修养

时间:2012-10-15 【字体:

  2005年10月,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市委宣传部委托我邀请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几位曾演唱过《长征组歌》的歌唱家来衢,通过对《长征组歌》的演出回忆,讲红军长征,讲抗日战争。我和老友马子跃少将联系,他说隔几天答复我。两天后,他回话说来三位歌唱家:贾士骏、王克正和他自己。那段时间他们很忙,行程安排很紧。

  马子跃少将已是战友歌舞团副团长,贾士骏与王克正是《长征组歌》首演的第六首和第八首的领唱人。一次出动3位歌唱家,他们自己也感到“从未有过”。

  报告会在衢州学院大礼堂举行,听众1000多人,电视台直播。歌唱家们头天下午到,第二天下午举行报告会,时间很紧。用什么方式开报告会?当时提了几种方法,都感到不太满意。最后决定以主持人采访形式。这形式的好处是避开长段的报告,避开三人讲话难以避免的重复,并能对嘉宾的讲话设置重点等。谁来担任主持人?我说:“还是我来吧!”凭什么?凭我与他们比较熟悉,且我对《长征组歌》比较了解。困难的是只有两个小时准备,且又是我平生首次面对电视直播。

  准备中,我确定了采访重点:通过《长征组歌》的创作、排练、演出,弘扬红军的长征精神;通过三位歌唱家的具体事例讲述,把这一精神鲜活生动地表达出来。一个半小时的“采访式报告会”结束,大家都比较满意。当然,也为我担当电视主持人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首先,我从提问的准备上,给他们三位做了粗线条分工:马子跃主要讲长征过程、《长征组歌》的排练和资料;贾士骏讲深入长征地区的见闻;王克正因身体不太好,患过脑溢血,故不能问让他激动的问题,重点是讲演唱。

  马子跃搜集的演出资料最丰富。请他讲排练的细节,讲诗作者萧华将军的故事,讲《长征组歌》到国外演出,以及讲周恩来弥留之际要看《长征组歌》表演,当时还没有光盘设备,只得临时从演出大厅拉一条电视专线,传到周总理的病床前。贾士骏讲长征路上采访的见闻:红军过雪山之前,有三位女战士曾住在一农民家。老乡把惟一的一条被子给她们用。第二天一早出发,因路不熟,这家的男主人热情地要送她们一段。临行时,他和老伴说,估计傍晚才能回来,给他准备热水洗脚,结果男主人再也没有回来。“组歌”去采访那户人家时,女主人说,红军说了不算呀!她们说要再来看我们的,结果连我丈夫也没有回来!后来“组歌”回北京将此事通过新闻报道出去,最终找到了那三位当年的女战士,她们已是解放军高级将领了。三位首长托《长征组歌》为那户农户送去了慰问品,还送去了一条崭新的军用被。当他们再到那里时,女主人的孙子说:三天前我奶奶没了。临终,奶奶说,我不是骂她们,是想她们哪!那条军被盖在了老奶奶的坟头上……报告会上讲了很多这样感人的故事,为报告会添了不少彩。

  其次,既然有粗线条“分工”,主持人就要使“采访”过程中的“分工”清晰。同一问题不要重复。过程中免不了嘉宾补充几句,主持人不能拒绝,只能在他补充时,挑准时机用近似的插话引出另一话题。比方说,贾士骏在补充长征路上的小故事时,而这一类的故事已经讲了3个了,不需再多了。于是,我巧妙而礼貌地说:“贾老师,我听说《打靶归来》是你首唱的?”接着,我就请他为听众唱一次,他很高兴,讲了这支歌曲的创作过程,并现场演唱。演唱一遍之后,我就把采访话题转到下一程了。所以,主持人要巧妙截住嘉宾发言,要巧妙地引导到另一话题,并实时掌握采访进度。

  再一点,主持人要用各种方式活跃采访气氛,比方说我请王克正老师谈谈周总理向他学贵州“花儿”的故事。王克正老师是天津人,但他的陕西、贵州“花儿”唱得比那里的歌手还好。“组歌”中的《到吴起镇》就是他领唱的。采访中一支“花儿”唱下来,全场掌声雷动。

  一场电视直播的主持人顶下来,如释重负。体会有三。

  一,所有的问答不要游离主题。

  二,充分尊重嘉宾的发言,不能随意打断嘉宾的讲话,需要时必须礼貌,而且巧妙地岔开话题。

  三,采用有效的方式活跃现场气氛。而最主要的,是主持人要对采访主题有深刻研究,对嘉宾有充分了解。

  除了上面讲的之外,还有一件事大家不大会在意,但处理好并不容易,这就是主持人与嘉宾之间的地位关系,也就是采访人常说的采访者与被采访者之间应该“平视”,意为不卑不亢。其实,最根本的原则是尊重被采访者。我们的主持人,经常会为了表现自己的水平而居高临下,甚至直呼其名,结果给观众(读者)的印象是:主持人(记者)没有修养。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不再往下讲了。一句话,尊重被采访者,哪怕你的水平确实高!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0月15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