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诘问应答

时间:2012-10-12 【字体:

  “诘问”是指双方在比较客气的氛围中对话。但是因为双方的立场、观念并不一致,所以有时问答起来显得很僵。这是一种有些尴尬的局面。不回答不行;回答怎么用词,如何把握分寸?

  2005年5月底,我应邀访日。那段时间,国务委员吴仪因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提前结束访问回国。我们一行的行程,已经上级批准,于是飞往日本。邀请方是日中贸易促进会,规格较高,到大阪参观金阁寺,主持大和尚出面接待。大和尚90来岁,身披袈裟。日本清茶、日本精致糕点,接待得很考究,当然是形式一番。我也无需准备。谁知宾主寒暄刚过,大和尚突然说:“最近中日关系有点困难(指吴仪提前结束访日),但再困难也不要破坏物质啊!”我一听就知道是指上海学生因日本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而砸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一事。我即刻想到,我的身份是应邀文化访问,与我说这事用得着吗?若不回话,明显是默认他的责备。这茶不喝也罢,我回答说:“大师傅,政治问题政治家在解决,你我都不懂的。”那和尚翻动翻动眼珠。会见结束了,和尚倒也客气,让小和尚领我们看一个平常不示人的房间,内藏名家画作。

  再有一次,市里一部门引进一外国机构。他们打算投资一座教育智障孩子实习性质的工厂,让我见外方投资人。一项民间善举,见个面有何不可。见面前,接待方告诉我,那外国人常住香港,经常去台湾,并且有梵蒂冈的背景。我问签约没有?回答说已经草签。我想,草签就行。谈话间,那外国人突然说:“孔先生,我能否问一个有点隐私性的问题?”我想,你我素不相识,有何隐私可言?便说可以。他问我的问题是台海会不会打起来。我笑了,说:“这可是国防部长的‘隐私’啊!”我想了想,一次民间对话,我不代表任何组织,不回答有失体面。我说:“和平统一是中国政府的国策,前提是台湾当局不能宣布台湾独立;否则开战不可避免。”我讲了三点:一、我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分裂国家法》,任何个人、任何组织妄图分裂国家,那打击是肯定的。二、中国近代史上民族灾难够惨烈了,中国人打中国人不是件好事。三、听他们给我介绍,先生您经常去台湾(那时正当陈水扁贪污案发),如您去台湾,见到陈水扁,请转告他,别瞎闹腾,闹了几年,你(指陈)没闹好,家没闹好,台湾百姓也遭罪。你也得替美国老大哥想想,美国对你陈水扁不错,真打起来,美国不帮忙对不起你陈水扁哥们。帮忙?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不害怕近海作战,他敢来吗?我说完,那人无语。

  去年我随团访问台湾,根据安排有记者采访。采访内容主要是与儒学研究相关的问题。赴台访问,我的主要任务也是这方面。谁想到采访过程中有一位记者突然发问:“最近在网上看见广东一女孩小悦悦被汽车碾压身亡,请问先生有何看法?”我稍忖一会,说:“是的,我也看到报道。记者先生,你看到我们杭州一位母亲徒手接住高楼坠落的小女孩,为接住小女孩,自己的手臂被砸断。请问,你为什么不问问这条新闻呢?”那记者即无语了。他想什么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必要去猜测了。

  上面所举例子,不是人们经常会遇到的,但是回答这类问题的思维方式与应答的反应过程,还是带有普遍意义的。那么,这一类问题的应答,当注意一些什么呢?

  首先,要判定对方发问的意图。是出于关心、善意,还是为难、发难。第一个例子显然带有责难性质。一场客套的见面,谈论那些政治敏感性很强的事显然有他的目的。至于第二个例子,倒也真不是为难或其他。而第三个例子中那位记者肯定想让我难于回答。只有准确判定问话人的意图,方可决定回答的语气与态度。

  其次,这一类的对话往往不是在激辩的场合,既然你决定回应,只要能把观点表明,言词温和一点为好。所以,回答台湾记者时,我又把话题岔开,让其看看“最美母亲”的报道。

  再一点,这一类答问,往往是措手不及,在很短的时间内要判断,要应答。所以,平时要有很多知识的积累,应答时方有底气。比方第二个例子中,我举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分裂国家法》,如果我不知道这部法,应答力度就差多了。

  “诘问”一词用于本篇文章,不知合适否。意思是提问一方似乎弦外有音,只是不明说而已。对于应答之人,我想尽量不要用“无可奉告”的官话。实在不行,你就说:“先生,此事我不清楚。”

  (孔祥楷/文 发表于衢州日报2012年10月8日5版人文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