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艺文斋 > 祥楷艺文 > 文学作品
《文化漫谈》埋下一条线

时间:2012-09-24 【字体:

  戏剧写作有一技巧称之为“悬念”。相声艺术中讲究“包袱”。小说写作中一种重要的手法,称之为“伏笔”。其实它们的作用是相同的,即不要把你所要阐述的内容直截了当地抖弄出去,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哗拉一下全清了,这又何谈“艺术”两字?

  小说写作过程中不断结构下伏笔,“欲知后事如何?”,这样就引起了读者看下去的兴趣。《T庄》的开卷,是这样的:“那日因解决一批‘农转非’指标问题,我心情特别好,告诉办公室晚上招待市劳动局的客人,准备丰盛一点。招待所灯火辉煌。我陪客人步入餐厅。桌子上竟摆着两瓶茅台酒、四盒中华烟。我心想,真有本事,哪弄来的茅台大中华?晚宴刚开始,我乘接长途电话(那年代只有座机)的机会问招待所长:‘你小子真有能耐,这大中华茅台酒哪弄来的?’其实我只是随便问问。所长愣了一小会。我看他眼神有点怪,好像有事。‘你家拿来的?’我追问了一句。‘嗨!矿长别开玩笑了,我家哪有这好东西?’所长笑眯眯地回答。‘那这哪儿来的?’我有点认真了。他还愣着。这下我倒想问个究竟了:‘你又不是做坏事,有什么好支吾的?’这时所长才告诉我:‘矿长,中华烟和茅台酒是老矿长卖给我们的。他说家里等着花钱,我就收下了。矿长,这没事吧?’我一听更不明白了……”所长说的老矿长,我们都戏称老刘头,是扩建前的乡办小矿的矿长,扩建投产前他就退休回农村老家务农了。一个冀东农村的老头,哪有这等好东西?他的人品不容我往歪道上去想,但这么个老农伯伯哪能弄来这高档消费品?故事就顺这个“伏笔”展示开来。伏笔的作用是吸引读者的注意力。一位学中文的朋友对我说:“我学的虽然是中文,但当下的小说我极少看了,而你写的《T庄》竟然是个例外。我似乎像个盲人,被你领着走东走西,三万多字,竟一口气读完。”其实他说的是我《T庄》中一次又一次埋下伏笔,一次又一次解开,埋埋解解,解解埋埋,最后由大工业接替小作坊发生的变化,写到革命事业接班的重大使命。《云雪庵》也是一样,一封只有发报局的电报,一份没有汇款人的邮单,一副金边老花镜,六块银元……不断向读者展示伏笔。在小说中我不断把静云师姑和静雪师姑交织在一起。小说的前半部分,两位师姑在我的生活中,后半部分静雪师姑消失了,没有直接写她了。在小说结尾,汇款单、加急电报的伏笔才理所当然地解开——突然出现了静雪师姑:“静云师姑安葬入土,丧事处理完毕,我向帮忙的邻里大妈大嫂一一道谢。小屋从现在起真的安静了。我想整理一下静云师姑的遗物,打算在这小屋再住上几日,陪陪静云师姑的亡灵。这时有位妇人推开院门进来。我放下手中的稿笺,迎上前去。夕阳在她身后,把她的身影映衬得亮亮地。我想大约是邻里的那位大妈。她站在那里双眼牢牢地看着我,好像问我:认得吗?我又慢慢往前走了几步。这时脑子突然间轰响起来:认得,认得!可是谁呢?我紧张地张着嘴,好像就要认出来了,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阿明!’我的天,是静雪师姑。我大叫一声:‘姑姑!’我扑了过去。她紧紧把我搂在她胸前。我哭了。”原来加急电报、汇款都是静雪师姑所为。这就是伏笔的力量,它使文字耐看,使小说情节变得曲折迂回。

  小说写作中的伏笔,还有一个作用是有助于人物塑造。还是以《云雪庵》为例吧。开卷有这么一段:“快到正午时,师姑突然从絮着新稻草的枕头上抬起头,本来凝滞的眼神这时变得十分清明,浑浊的眼珠在努力转动,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不停地颤抖,好像要说话,却吐不出一点声音。一位大妈俯在她耳边大声问:‘师太,师太!还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喊了好几声后,师姑抖颤颤地抬起手,指了指床前那只古老的木橱,又十分吃力地把眼珠转向我。我赶紧过去打开橱门,搁板上放着一个黄布包。我把布包抱到师姑前,她颤动着嘴唇。我大声:‘给我?’她点了一下头又闭上眼了。”一直到小说结尾时,我才打开那黄布包:“打开布包,啊!原来是师姑多年来写就的书稿:有《金刚经》、《阿弥陀经》、《心经》等经典佛经的诠释,有一本是依《六祖坛经》编的早晚功课,还有十来篇佛学论文。看到这密密麻麻的工整的蝇头小楷,我的心在一阵一阵颤抖、痉挛,涌起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敬仰,这是人生的一种哲学理解与追求,这是真正的信仰。真正的信仰有何等巨大的力量啊!”通过小说伏笔,阐明了静云师姑的人格与信仰。通过一位尼姑一生,阐述信仰的真伪与真正善良信仰的巨大力量。信佛如此,信仰其他,不也如此吗?这就是小说《云雪庵》主题之所在。(孔祥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