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扈跸厅 > 南宗史料 > 文本
孔子家庙碑记 学宪王大宗师月课三衢

时间:2012-09-24 【字体:

  清康熙年间曾任开化县教谕的姚夔所著《饮和堂集》中,收录了其撰写的《孔子家庙碑记》。

  清姚夔

  孔子生春秋之世,无轩冕之尊。上溯精一之传,下昭中和之矩,以成往古来今之一人。观其答子渊为邦数语,而虞夏殷周之治宛在目前。假使得位行道,又当如何哉。然而知我其天。辙环终老,木铎之验,素王之谣,卒于是乎验。甚矣天之厄我孔子者至矣。一时门弟子几三千人,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颜氏之子其殆庶几。惜乎不永年也。曾氏之子领一贯之宗,还以授子思子。天人性道之教。备于中庸一书。遂使孟子得以身任见知。力距杨墨,传大道总而复彰,微言绝而复续。亿万世之统绪,不在帝王而在儒者,则又不可谓非天之独厚我孔子也。祖龙之□继烈,挟书之律旋除。迄今四书六经,炳同天壤,亦可以知道统之的维系,圣贤之所凭依。水不能濡而火不能热矣。汉兴以来,学校之设渐广,春秋之祀益隆。普天率土莫不尊亲。而惟家庙者,建于父母之邦,重以子孙之守,则又与学校之设,有未可同年语者。盖孔子,有家者也。德过其位,而为圣之时,不没其实也,不宁是也。学校之设,专主道德之流传以广化也。阙里之祀,兼示源本之难忘以崇报也。所以圣天子即位,临雍释奠而外,多有躬诣阙里,以昭旷典,而致褒崇。此家庙之所为微分于学校者也,而又有北宗南宗之分派。鲁哀公十七年,就孔子之堂地为庙,令百户守之,此北宗家庙所由始。历代帝王,自汉而后,或亲诣林庙,或崇上封谥,他如俎□豆之陈,舞佾之列,戟门之制,无不屡进而加隆。而先师之称,至明世宗而始定。呜呼盛矣!宋建炎四年,高宗南迁,先师之四十九代孙孔端友,避地太末,构祠举祭,故三衢亦有家庙焉,是为南宗。而在曲阜者,孔端操嗣职,主七鬯如故。明正统元年,复设五十九代孙孔彦绳为五经博士,主南宗祀事。由是三衢曲阜,相时媲美,而后知教无往不在也,道无往不在也。王者以天下为家,而又何疑于圣人乎。今天子治定功成,海隅日出之邦,无不归诚效顺。然且儆丰□□盈,恤灾拯患,却封禅之请,下蠲复之诏,遂躬诣阙里,释奠先师,隆礼备乐,既极一时之盛,而犹曲盖是颁,龙章载锡,洙泗之堂构,亲沐殊恩。而谓南宗不与有荣施矣乎。三衢屡经兵火之余,榱桷颓废,值制府李公驻节柯城,捐俸修葺,轮奂方新。太仓王公膺今天子新命,以宫詹重望,视学浙江,首以家庙碑记月课三衢,意欲以播扬今天天子之休风,而使后学不忘南宗所自来乎。夔□□金溪,莅□盛典,既喜属公□□,且以获亲庙□□思所以□□吹休明、广扬隆□,持布鼓而过云□□者难为言也。

  古银杏树下的衢州孔氏南宗家庙,气派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