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扈跸厅 > 南宗史料 > 文本
孔夫子的嫡长孙们(第三十一至第四十章)

时间:2011-10-14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六十九世嫡长孙孔继涛和七十世嫡长孙孔广杓

 

孔继涛,字晋三,孔子第六十九世嫡长孙。他生于乾隆七年(1742)七月十二日。乾隆二十七年(1762),他以“孔继汤”之名讳被取入县学。根据雍正二年(1724)朝廷作出的“将应行承袭之人年十五以上者保送赴部考试”的规定,由于其父孔传锦的提请,衍圣公府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秋天方送其赴礼部考试。从这时起,由于得到了礼部的许可,他才正式改名为孔继涛。

父亲孔传锦健在,凡事不用孔继涛操心。他只是如影随身般地跟随在父亲的身后,学习祭祀的必要知识。闲暇时间,则苦读儒家经典。他明白,自己日后将要承袭的是翰林院五经博士之世职。如果没有学问,远则愧对圣祖,近则有负皇恩,这不但是孔氏家族不能允许、也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他决心像父亲那样成为一个称职的主持祭祀的翰林院五经博士。

乾隆五十年(1785)三月,孔传锦不幸逝世于从北京回衢州的路途之中。陪伴着父亲的孔继涛,扶榇归里。回到衢州,自然要先到金衢严守道、衢州府和西安县衙门报告备案。接着就是停灵、守灵、吊孝等等烦琐的程序,之后才安葬父亲于沙湾孔氏墓地。

孔传锦落葬后,孔继涛就把自己禁闭于家中,谢绝了一切社会活动。他并没有马上承袭五经博士之世职,而是按祖宗的规矩,在家守制。二十七个月的守制时限过后,已经是乾隆五十二年(1713)六月了。

六月二十五日,孔继涛向西安县知县呈上了要求承袭翰林院五经博士的报告。他写道:

       具亲供。

       应袭五经博士孔继涛,今具亲供,为报明服满起复事:

       供得本职现年三十八岁,身中,面白无须。曾祖兴燫,曾祖母张氏,祖毓垣,祖母王氏,父传锦,以上俱殁。母王氏存,年六十六岁。系浙江衢州西安县至圣裔生员、已故衢州孔氏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传锦嫡长子。遵雍正二年之例,五经博士有奉祀祠庙之职,应行承袭之人、年十五岁以上者,令衍圣公保送赴部,考试、注册、存案。涛于乾隆三十五年,蒙礼部考试注册,俟承袭时令衍圣公照例具题等因,行知在案。缘亲父传锦,于乾隆五十年,奉旨行取进京,恭褒临雍盛典。事竣回浙。于是年三月二十三日,行至山东济南府平原县身故。涛随侍在旁,当赴平原县报明丁忧。于五月初十日扶榇到籍,呈明转报在案。今扣至乾隆五十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不计闰二十七个月,服满,例应起复,承袭世职。并无过短裘抗粮情弊,中间不敢扶捏,所具亲供是实。

除了孔继涛的亲笔具供,邻里亲族徐人表、毛文斌、程景先、孔尚梧等,也在同日写了内容相同的具结。孔继涛将这两份文字亲自呈送给西安知县李秉钥,请知县大人尽早呈送府道巡抚。

李秉钥亲笔书写了报告,并于当年七月十八日保送各上级官府。他的报告基本上是转述孔继涛的具供,只是在报告的后面增加了这样一些言语:“伏乞恩准,据情详请起复。并恳代为转详衍圣公查案,照例具题承袭世职,实为公便。”这纸公文送出之后,留给孔继涛的的事务就只有等待了。需要府、道认可,巡抚赞同、并知会远在曲阜的衍圣公,衍圣公核查无误,再报礼、吏二部,二部呈皇上御示,吏部知会衍圣公,转发官凭,程序甚为烦琐。时间就难以料定了。

然而,孔继涛却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健康的体魄,等待朝廷对于他的任命文书的下达。父亲孔传锦的不幸故世于旅途,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回到衢州,又没有好好地休息,整日心情沉重、郁闷寡欢,不久就病魔缠身。虽有悬壶高手,珍稀药石,却也难以救助油尽之灯。终于,在乾隆五十四年(1715)闰五月十二那一天,孔夫子的第六十九世嫡长孙、应袭而未袭翰林院五经博士的孔继涛,无奈地闭上了双眼,撒手人寰。

孔继涛生有五个儿子,他们依序是广杓、广林、广柱、广桢、广桐。

孔继涛的长子、孔子第七十世嫡长孙孔广杓,字衡观,号太占。孔广杓办理承袭五经博士之职的过程,却颇多周折。先是衍圣公孔宪培在在乾隆五十五年(1790)三月、孔广杓丁忧期限未满时,就向礼部要求办理承袭之事,结果是“衍圣公孔宪培并不查明孔广杓尚未服满,率行题请承袭博士,殊属违例,应将衍圣公孔宪培、照违令公罪罚俸九个月例,罚俸九个月。”(《孔府档案史料选第一五四三之二》)后又因祖母王氏夫人在乾隆五十八年(1793)二月十三日病故,孔广杓也必须依例继续丁忧。故而,直到嘉庆元年(1796)三月二十八日,吏部才向衍圣公府发出了准予孔广杓承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世职的文书。该文书写道:

          吏部为札付事:

文选司案呈准礼部称:浙江南宗孔氏应袭五经博士孔广杓,前于乾隆五十年,经臣部考试,得文理通顺,准其注册在案。今据衍圣公查明,该博士孔广杓服阕,例应承袭。咨部覆题前来查,与例相符,准其承袭五经博士,于嘉庆元年二月十四日题,本月十六奉旨:“依议。钦此。”相应依咨吏部,照例给札等因,前来应照便填写“孔广杓五经博士札”,付封发衍圣公给发该员收执可也。

也正因为有了这一官札,孔广杓才于嘉庆元年(1796)三月,正式承袭了翰林院五经博士之世职。

然而,不管朝廷有没有正式任命,各级官府都知道,孔氏族人更清楚,孔广杓自己也明白,承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世职只是个时间问题、程序问题。只要孔广杓身体健康,这一世职,别人是无法染指的。正因为如此,在乾隆五十四年(1789),孔广杓虽未承袭,却也以应袭五经博士之名,果断地处理着族内事务。

衢州孔氏当时的族长是六十四世孙孔尚名。论辈分,比孔广杓高出了整整六辈。然而,孔尚名为老不尊,酗酒生事,贪污祭田租谷,劣迹甚多。正因为如此,应袭博士孔继涛在世时,就曾动议撤换。孔继涛去世后,孔广杓继承父亲之志,决心要尽快撤换族长,以完成父亲的遗愿。乾隆五十四年(1789)十月二十九日,他向曲阜衍圣公府报告了更换族长的决定。孔广杓在报告中写道:

          ……恭照至圣裔者,虽分南北两支,其实事同一体。东则大宗主主持,南宗即博士统辖。此朝廷优异之盛典。原为孔氏族盛支繁,贤愚不等,恐有不肖子孙荡检逾闲,所以复设专员,使之表率。则凡通族之人,无论行辈尊卑,年齿高下,均应随时约束。整饬条规,弗致混同流俗。正所以仰副朝廷之宠命也。而况家之有长,更须品行端方、老成谨慎者,始克以资弹压。如有不伦不类者,扣除另举。南北历久遵循办理,迄今皆然。

          族长向拨赡田,计租十担有零,以为尊贤养老之资。孔尚名不守家规,终日酗酒,与屠宰为伍。屡经训饬,怙恶不悛。充当族长时,将赡田租谷侵吞入己,颗粒不吐。致八旬之兄,乞食于城市。于上年十一月十六日,伊兄尚梧求乞于市,行至小西门尼姑桥边,失足坠河身故。合族咸知。其不弟之罪已彰。博士奉文有表率族人之责,睹悉情形,实为可惨,当即饬转询问,尚名默无一词。虽其年齿堪充,但品行平常,难以率族,理应另选诚实者接充。

          职父涛,随经签举本族中行辈年齿相当之孔尚荣,认充族长。讵尚名不思身犯名义,致于扣除,转起讼端。仗恃堂侄廪生孔衍寿、职员孔衍喜、生员孔传金等,竟敢纠众恃长,纷纷联名捏词,牵扯远年旧案,以亵祀灭长等词,罗织多款,混控各宪。虽蒙各宪均经批饬,但其目中、意中,绝无管辖之人。将来异姓冒宗,不旋踵而接至。博士又何惜此一官乎?且查签举族长,正系圣门家事,理应圣门自理,并非干预地方公事,与擅受民词者可比。至于南宗孔氏,并无谱牒可以稽查。而博士之下,别无官职,惟借族长董司族务。每月呈报丁口卯簿,督同县役,指催孔庄钱粮,均责有专司。本职实为宗族起见,非敢妄行紊序、搀越于期间。理合据实声明。仰祈大宗主,俯念南北一家族人皆为管辖之中,迅赐援照阙里檄委族长旧规,檄饬孔尚荣认从南支族长,实于一切公务有所裨益。

远在曲阜的衍圣公孔宪培自然很快复函,遵从了孔广杓的要求,制止了孔尚名的肆意妄行。

下面说的这件事,也是发生在孔广杓未正式承袭五经博士时。乾隆五十五年(1790)正月,因为年已八十的乾隆皇帝要在当年三月巡幸曲阜,遵照衍圣公孔宪培的吩咐,孔广杓率领南宗各处代表,早早地来到了曲阜。当然,他的对外称呼是翰林院五经博士。不料,在曲阜,孔广杓却受到了极不公正的遭遇。

当时,孔广杓是借住在茧店店主孔广兰的店内。因为孔广兰经常到南方贸易,和衢州孔氏颇为熟悉,刚好自己的店内东首有三间房舍空闲,就借给了刚到曲阜的孔广杓等人居住。住下没几天,在曲阜本地开设武馆的孔继椿却借口店主换人,请来了曲阜县衙的差役彭纪立等人,要赶走孔广杓及其随从。孔广杓和他们说理,又被扭至街心,肆意殴打。伤痕在身、气愤难忍的孔广杓于正月二十一日具状向衍圣公孔宪培申诉。他在诉状中写道:

           ……切照本年三月春,恭逢皇上亲诣阙里,致祭先师孔子。职接奉大宗主札付准礼部文移行取来曲,恭襄盛典。职遵限束装至曲,居停茧店内。缘因店主孔广兰曾往南贸易,彼此相熟,借伊茧店东首三间空屋居住。孰料店主今已换人,职到时并不知情。嗣后知觉,即欲迁移。据广兰云,行虽换人,房屋仍系俺家交租领帖,仍相劝住。孰料本月十日,有武生孔继椿、混名红眼大王,统子孔广照、即小大王,因开设武学,嘱本职迁移。不遂所欲,以至两有微嫌。至于昨二十日晚,本职与随带迎銮曾经造册送部,亲丁俱皆安居邸寓,并未出门。将近一更后,忽有看店门使役孔兴魁前来,口称老爷做饭火夫因往街上看灯,未知何事与衙役格气。现在县役彭纪立、柴秉原、纪文中、柴兴旺等,统领众役多人,口出恶言,在店